首頁|滾動|國內|國際|運營|制造|監管|原創|業務|技術|報告|測試|博客|特約記者
手機|互聯網|IT|5G|光通信|LTE|云計算|芯片|電源|虛擬運營商|移動互聯網|會展
首頁 >> 業界名博 >> 正文

馮鑫做錯了什么?

2019年7月29日 14:59  燃財經  

馮鑫再一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。

7月28日,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,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。近年來,這家曾經的明星企業一直負面纏身:子公司被曝解散,拖欠200多名員工工資;三年前并購的海外體育版權公司破產,被卷入訴訟。暴風集團的財務狀況因此受到影響,去年暴風的總營收同比減少41%,今年一季度,同比下降81.6%。

暴風集團2015年登陸創業板,創下了上市40天36個漲停板的輝煌戰績,“妖股”的標簽至今跟著它。但當暴風陷入困境,外界開始把矛頭對準馮鑫。

在戰略上,他一直被拿來對標賈躍亭。上市后,馮鑫稱暴風將從網絡視頻企業轉型為互聯網娛樂平臺,提出了“DT大文娛”戰略,依托4塊屏幕(PC、VR、手機、TV)發力影視和體育,概念像極了樂視曾經高呼的“生態化反”。

暴風什么都想做,但似乎哪個也沒有做成。2018年,痛定思痛的馮鑫又提出了“All for TV”戰略,押注互聯網電視,今年承載這一業務的子公司已經解散。馮鑫在公司管理上的一系列問題開始逐步顯現。

創業之前,馮鑫給自己定了四條原則,其中一條是“享受創業的每一天,要快樂”。那時候,馮鑫還是一個低調務實的少年,外界對馮鑫的評價普遍都是他的行事風格偏保守。

轉折發生在上市多個漲停板之后。由此,馮鑫欲望不斷膨脹,加上戰略失控,最終沒能借資本的外力崛起,同時用人和管理上的失誤,早已為暴風的敗落埋下伏筆。

暴風甘愿小而美

馮鑫是山西人,和賈躍亭是老鄉。

大學畢業后,馮鑫做了幾年銷售,后來輾轉去了金山,從底層銷售做到事業部副總經理。2004年,馮鑫離開金山開始創業,第二年創立酷熱科技,又用從IDG拿到的1000萬美元融資收購了暴風影音。把暴風影音的市場占有率從30%做到了70%,他只花了一年。

當年,優酷和土豆還沒有合并,視頻平臺之間的競爭集中在版權,原本白菜價買的影視劇,競爭之下單集版權成本最高漲到100萬以上。當各家都在花億級以上成本囤版權的時候,暴風退出了版權大戰,“生買版權,生把錢消耗掉,這個不是我們熟悉的戰場。”馮鑫在接受《新京報》等媒體采訪時解釋了原因。

另一方面,暴風影音和優酷、土豆的模式并不相同,暴風的功能核心是播放器,和視頻平臺有不同的發展路徑。各平臺都在虧損時,暴風影音還能維持正利潤。

圖 / 視覺中國

圖 / 視覺中國同時,這和馮鑫本人也有很大關系。他把主要目光放在產品上,“馮鑫還是比較務實的,不是一個夸大、喜歡講故事的人。”暴風原高管在接受虎嗅采訪時提到。

不投入版權,沒錢是原因之一,馮鑫也并不看好版權模式。他覺得沒人愿意去十家不同平臺看所有片子,聚合才是趨勢。

“視頻和后來的打車市場不一樣,八成靠內容,暴風在內容和產品體驗方面做得好,就有機會活下來。我們是想做產品體驗的人,雖然是被動的去做,最后也成了我們的戰略。”馮鑫后來跟易道周航這樣做對比。

本質上,早期的馮鑫深受銷售思維的影響,不太像一家企業的管理者。“你手里拿著一個做事的方法論,你覺得自己無往不利。”馮鑫在接受雷曉宇采訪時也做了反思,但這并不是做企業的方法論。他曾經告訴雷軍,自己不是一個企業家,更像是一個事業部的總經理。

上市像是核武器

2005年底,有投資機構找上馮鑫,被他拒絕了。

“2005、2006年,我去要錢很容易,但我當時不想要那么多錢,將來怎么管?”在接受《財經天下》記者采訪時,馮鑫提到了原因,其實是因為自己當時沒見識。

“你還是白丁一個的時候,你覺得這個事也不能找更多的錢,也不能找誰來幫忙,只能自己摸索,其實是一種誤解。這個世界上無論錢、物、人都是為你準備的,只要你做的事情足夠有意義,足夠正確。”那時候,他對資本還并不癡迷。

暴風是第一家從VIE結構回歸A股的互聯網公司,其上市之路坎坷不斷。

暴風2012年3月拆完VIE,一年后向證監會提交了IPO材料,但半年后A股開始無限期關停。等待上市的三年中,有人勸馮鑫轉道香港,當時阿里也與馮鑫談了兩個月,期望用9億美元換取75%的股份,最后沒有談成。馮鑫后來回憶說,在當時缺錢的狀況下,他并沒有排斥外部投資者,但他更希望是能將暴風做大做強的外力。

圖 / 視覺中國

圖 / 視覺中國所以,2015年暴風重啟上市,上市之初就迎來多個漲停板,簡直像是一份天賜的禮物。

“對我們來說,這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樣核武器。我創業十年,從來沒有過核武器,都是小米加步槍,一槍一個子彈。突然給你一個核武器,你一按,就有巨大威力。”馮鑫把上市稱為暴風的核武器。

早期馮鑫對版權投入的謹慎使得暴風錯失風口。上市前,馮鑫對資本也沒有成熟的理解。但上市后,馮鑫對資本又過于樂觀,把攤子鋪的太大。

上市后兩個月,馮鑫便公布了“DT大文娛”戰略,為了解決盈利模式單一的問題,暴風進軍了AR、VR、智能電視等多個領域。2016年3月,暴風又發布公告,稱公司擬通過定增和支付現金的方式,收購稻草熊影業、立動科技、甘普科技的股權和團隊,交易總額約為31億元人民幣。

一個月后,證監會發布《并購重組委審核結果公告》顯示暴風科技定增購買資產申請未通過。按照馮鑫原本的計劃,稻草熊的內容生產+暴風影業的分析制作+游戲開發業務,只要扶持一個現象級IP,一年就能超過十億元的營收。定增被否,也使暴風錯過了最后融資的機會。

今年7月12日,暴風發布2019年半年報虧損預告,預計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虧損2.3億到2.35億。截止7月29日,暴風的市值只剩下20億元。

馮鑫頻繁反思,暴風的問題出在哪?

瘋狂的擴張之后,暴風的問題逐漸顯現。此次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帶走,便是一次集中爆發。

回溯到2016年,正值暴風的急速增長期,暴風集團聯合光大證券旗下的光大浸輝設立了浸鑫基金,目標是拿下歐洲一家體育版權公司MPS。

MPS由三位意大利商人聯合創立,短短幾年,已經手握世界杯、英超、意甲、法甲、F1、法網、NFL超級碗、NBA等十多項世界頂級賽事版權。

在馮鑫眼里,這是“暴風布局體育產業的最后一張入場券”。但兩家合力還是有點吃力,于是又拉上招行,作為優先級出資人拿出了28億,光大資本和暴風集團作為劣后級投資人出資6000萬元和2億元,將這支結構化基金加足了杠桿,花52億完成了MPS 65%股權的收購。

收購完成后,MPS卻走上了下坡路——頻頻丟掉版權合約。先是意甲版權,再是法甲,最后因為拖欠版權費,不是被各大版權方告上法庭,就是終止合同,節節敗退,步履維艱。不到2年半的時間,MPS就被法國網球聯合會FFT告上法庭,進行破產清算。

最根本的問題還是盤子攤的太大。在被收購之時,MPS 手中的版權大多都面臨著即將到期的問題,一眼望去全是待填的窟窿。而且兩方沒有簽訂競業協議,收購完成后,MPS的三大創始人便套現跑路了。

為了這52億,暴風、光大、招行大打出手,背后還有11家LP沒法交待。當時收購MPS時,光大以為暴風會給自己兜底,招行以為光大會給自己兜底,只是如今的暴風早已無力回天。

根據2018年第一季財報,暴風的流動資產總額只有18.29億元,流動負債卻高達19.75億元,馮鑫的質押率已高達95.35%,很難再用股權質押方式來融資。

圖 / 視覺中國

圖 / 視覺中國公司的問題,當家人馮鑫是知道的。在2017年的內部年會上,馮鑫罕見反思:“暴風到今天為止,沒有一個很強悍的業務。暴風以前是一個二流的視頻平臺,盡管暴風魔鏡和暴風TV做得非常好,但到今天,還不是非常結實。”

同時他還提到了管理問題,“過去暴風在內控和管理上有不嚴謹的地方,當壓力增大的時候,那些脆弱、有漏洞的地方都有可能出事。可能過去一個合同簽得不嚴謹,可能過去某個重要的資本方溝通得不順暢,或者拿了別人的錢拿了一年沒有理過別人。”

馮鑫的反思和暴風的問題沒間斷過。原本被他忽略的那些資本、管理、用人上的問題,如今一一爆發,問題是,馮鑫還有機會彌補嗎?

*題圖來源視覺中國。文章參考:

《馮鑫涉嫌犯罪被采取強制措施,這家明星公司是如何失控的》吳倩男

《暴風影音CEO馮鑫:江湖中迷走 渾然身自由》雷曉宇

《52億血本無歸,中國財團被3個意大利人割韭菜?》

編 輯:王洪艷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中興通訊總裁徐子陽:用“加減乘除”法則打造極簡5G
精彩專題
MWC19 上海 - 智聯萬物
2019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大會
中國電信5G創新合作大會
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
CCTIME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gpk王者捕鱼有什么技巧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四川时时彩开奖号码 金福彩票网址 老快3最大遗漏期数 星空棋牌网址 江苏快3高频彩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一彩票控 河北快3怎样推算 上海股票推荐网 中国福彩大乐透走势图